新宝6注册登录第25章 王龁 1中军校尉司马靳,闻听白起叫王龁抛弃屯留,向武乡方面且战且走,吃了一惊,不由得问道:“大将军,武乡是死路。王龁脱离屯留坚城,便再无险可守。面临赵括数倍之敌……”“不妨。赵括在长平。打掉长平,赵军不战自溃。”司马靳有些担心王龁,这是要弃子绝杀了。但是看着白起脸上,只要冷漠和坚毅,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,司马靳不敢再言,抱拳一揖:“末校遵令。”赶忙奔出去,派人去传达白起的将令。白起又盯着地图看了半晌, 复又唤来一名都尉道:“本大将军,把野王城的两万精兵都给你,命你星夜兼程,去攫取壶关。”那都尉一愣,嗫嗫地道:“禀大将军,野王的人马都拉走了,大将军安危怎么办?”看看白起肃然的脸色,那都尉不敢多言,赶忙抱拳行礼,大声道:“末尉遵令。”白起看看他,忽然问:“尔知道壶关在何处?”“回大将军,不知道。不过末尉确保完结任务。”“本大将军告知你,壶关是死地。前有赵括十几万大军,后边是赵国内地。尔占据壶关,必四面楚歌。若本大将军一月不能消除赵括,尔就要据守一个月,一年不能灭赵括,尔就要据守一年。没有粮草没有援兵,至死方休。”“……”那都尉嘴唇颤抖一下,却是一个字也没说出口。“尔敢不敢去?”那都尉振奋一下,咬咬牙道:“敢!末尉谨遵大将军令,誓死据守壶关,至死方休。”“好,长平大战最终成功,本大将军要上奏吾王,功在你守壶关都尉,不在本大将军。”“末尉不敢,末尉谢大将军。”“好,马上动身!”那都尉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磕头行大礼:“末尉拜辞大将军!”爬起来神色凝重,大踏步出帐而去。白起又唤来一名都尉,拿短剑一指地图道:“这是长平,北面这个小邑名长子。援兵前锋不日便至。本大将军令你,首先至援兵五千卒,偷过王屋山,昼伏夜出,五日之内,绕过长平,开拔长子。待王龁抛弃屯留向北退避,赵括军追击大部已过,尔便袭占长子,切断长平与屯留赵军的联络,堵住长平向北退避的出路。亦要堵住,追击王龁的赵军主力,向南回援,尔听理解了吗?”“回大将军,末尉听理解了。”“尔袭占长子,必会双面受敌,必须据守,直到本大将军拿下长平,捉拿赵括。”“末尉遵令。”“去吧。”“末尉拜辞大将军!”白起又唤来三个校尉,都叫书记写好指令,三人分持着,去河水岸边接引声援上来的人马,然后留在军中随军顾问。人马未到,已被分作三部。东路为太行部,西路为太岳部,二部一旦渡河完结,便别离穿越王屋山,然后向东西两边运动,占据东面太行山,西面太岳山之险峻,合围长平。中路为野王部,由白起亲身统领作中军,穿越王屋山后,主攻长平。“末校遵令!”三个校尉领命走后,白起又把标兵唤来,叫他分配数路斥兵,去王屋山中检查路途。凡能确认没有敌军匿伏的,都做上标志,险峻之处留任值守,只待大军安全经过,是为完结使命。悉数调度就绪,驻守在野王城多时的秦军,连同正连绵不断奔赴上党的三十万新军,就在这河水中流,王屋山峡谷,甚至上党长平盆地南北四百里,东西二百里的原野中,悄没声气,然却是反常迅猛地运动起来。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 2赵括自进入壶关以来,可谓连战连捷。四十余万大军漫山遍野蜂拥而来,一战长平,便击退王龁的攻城部队,斩首数千。再战屯留,很快便扫清了周边的小城邑,将王龁压迫在屯留城中,跟着强烈攻城,几度登城,叫王龁危在旦夕。看着王龁被打得缩成了一团了,只能是垂死挣扎,再无反击对杀的力气,赵括大喜:“好啊,你要不缩成一团,一口吃掉你还要费点事。”所以他指令赶忙进攻:“传令屯留攻城各部,全力猛攻,争夺十日内霸占屯留,捉拿王龁!”将令一下,屯留四面的赵军,马上建议车轮进攻。一波又一波的赵军不间断地进犯四面城垣,两边都伤亡惨重。郊外的赵军是志在必得,在所不惜,城内的王龁却是拼死求生,望援肠断。这天半夜时分,“嗖”地一声,一羽飘着白色锦带紫色绣边的令箭,射上了屯留南门城楼。守城的士卒捡起来,赶忙交给百长,百长一看锦带,不敢耽误,赶忙直送中军大帐。王龁接过令箭,一看大喜。紫色的绣边只要伦侯一级的高官才干运用。盼望已久的武安侯公总算有信来了。他赶忙摘下拴在令箭上的锦囊,掏出里边的一个绢帛卷,翻开一看,其时脸白。他将绢帛团在手中,半天才回头对身边的中军校尉道:“吾王已谕旨,叫武安侯公,统帅上党诸军。”中军校尉看看王龁,复又伸头看看团在王龁手中的锦帛,打听地问道:“喜讯啊,有大将军神武,还怕赵括小儿猖獗。”看着王龁并无喜色,这才有些担心肠问道:“将军,大将军何时出兵来夹攻屯留?”王龁神色沉重地道:“非也。大将军命我等向北围住,奔武乡且战且走。”“啊?”王龁手下有个都尉名叫麃公,闻听将令,马上摇头对王龁道:“将军,万万不可。我军据屯留尚可一守,若依大将军令弃城北走,怕就不是且战且走了,搞不好就成了望风而逃了。被人一路掩杀,哪里还能活命?”王龁天然理解,打了胜仗自动撤离,能够坚持军列,且战且走。现在叫人家围城猛攻,且又援兵无望。这时候你开城围住,战士必定惊惧而军无斗志。麃公凑近了压低嗓门悄声道:“将军,这是要叫我等去送死,以引开赵括主力,好叫大将军杀敌建功。”王龁两手一摊道:“又能怎么?”麃公并几个中军小校一想,也是。方命不走,十几万大军围住你,大将军不来救援,打下去也是个死,三军覆没。遵令冒险一搏,残兵败将真实不可能够遁入太岳山,或许还能有一线活力。世人都不说话,都把目光看向王龁,等他决断。王龁手里捏着将令,转一圈回来站定了,振奋一番朝世人道:“大将军令我等北走,必有妙计在后。敌众我寡,只能拼死一搏,或有活力。”世人只好抱拳应命道:“惟听将军派遣。”王龁一指中军校尉道:“已然要走,刻不容缓。你赶忙去传大将军令,就说武安侯公有妙计破敌。叫三军赶忙配备,黎明前开北门围住。”“末校遵令。”王龁回头看看麃公。王龁与麃公一同征战多年,知道他的为人。此役之前二人皆为都尉。此次秦王委王龁为将军,麃公嘴上不说,心中必定怏怏。此刻若叫他断后,怕是徒生事端。他便朝麃公抱拳一揖道:“麃公,你为吾王征战多年,军中素有威望。你率主力先行围住,本将军率五千精壮断后。若本将军意外,你替本将军指挥。”麃公也不推让,抱拳一揖道:“末尉遵令。”组织就绪,一通繁忙很快就东方发白,天近黎明。五万将士配备结束,一万五千前锋集合于北门城下,王龁登上一块高坡,朝前锋将士高声道:“诸位秦王麾下的勇敢将士!尔等不负王命,现已在长平打跑了赵国大将军廉颇。现在来的小儿赵括,年幼无知,不过只会案图推演。本将军要告知众将士一个喜讯。武安侯大将军白起公,总算出山了。侯公命我等向北退避,且战且走,诱敌深入,以利侯公率重兵将赵括小儿一举围住消除!长平大战决胜与否,就看尔等能否成功地诱敌深入。麃公先行,本将军亲身断后。望尔等勇敢奋战,为吾王建建勋绩,为尔等加官进爵!”一万五千将士被王龁这番话煽乎得群情激奋,斗志昂扬,都一同大吼道:“杀!勇敢奋战,为吾王建建勋绩,为自己加官进爵!”王龁高呼一声:“动身!”几百弓弩兵闻令,都带着火种,援着绳子,“刺溜溜”滑下城去,沿着河桥悄没声地过了护城河,敏捷挨近赵军阵营,跪地匿伏。城上眺望看得逼真,朝王龁挥手暗示。王龁复又挥挥手,早已预备好的士卒“轰隆隆”翻开北门,麃公身先士卒冲出城门,前锋卒伍手持剑戈,也都一涌而出。五千弓弩兵早已登城,张弓搭箭预备保护。赵军值夜的岗兵发觉了动态,一声惊呼,马上号角响起。就这功夫,匿伏在赵军阵营邻近的秦军弓弩兵,铿锵一声弓弦嘹亮,一排火箭腾空而起,都稀里哗啦落入赵军阵营中,很快燃起大火,营中一片紊乱。趁着这功夫,麃公现已带着前锋,趁着黎明前的暗夜微明,借着赵军大部睡眼蒙眬,皆在火种奔波呼叫,吼叫一声突破赵军的围住,向北方急进。紧接着,王龁带领五千后卫分三队,也冲出城去,车轮般且战且走。不到半个时辰,屯留秦军现已悉数杰出。 3屯留秦军围住北上的音讯,签到长平中军大帐衙门,赵括闻报大喜。“太好了!尔据守屯留我军还得吃力攻城。王龁无知,走入原野岂不是自寻死路耶?来人,发五千马队随后追击打扰,勿让其有喘息时机,也不要叫他走脱了。另叫攻屯留前敌都尉,分兵一部占据屯留,其他各部敏捷向北追击,争夺五日内,将王龁残部消除在太岳山下。”“末校遵令!”冯亭一旁嘀咕道:“大将军,王龁此举会不会有诈?”“此话怎讲?”“那王龁明知向北是死地,为何自寻死路?”“我军强烈攻城,王龁不支,与其被捂在屯留城中三军覆没,不如拼死一搏,逃命罢了。”“大将军高超。可他为何不向西向南围住?”“呵呵,冯公主意,他王龁为何要向南向西围住呀?”“白起在野王,向南能够接近白起。向西翻过太岳山是秦河东郡,能够向河东郡窜逃。”“哈哈哈哈!”赵括大笑。“否则。白起虽是在野王,但是只两万人马又十万八千里,中心还隔着王屋山。王龁欲近白起何益?请问他怎么过我长平?西越太岳山虽是秦河东郡,但是我东西两路大军早已两翼打开,西路军早已切断了上党与河东郡之联络。王龁向西走,岂非自投罗网乎?”闻听此言,冯亭这才点点头道:“大将军高超,冯某弛禁。”赵括复又哈哈大笑,忽然想起他娘临行前的吩咐,他便一指冯亭道:“冯公所虑有理,白起虽只两万人马,又离屯留远,但是战事瞬息万变,如果秦王增兵,如果白起偷过王屋山来袭长平,不能不防。来人,敏捷派出斥兵,向南检查秦军意向。另派细作入野王城,凡是白起有风吹草动,星夜来报。”“末校遵令。”发布完指令,看着冯亭一脸地叹服,赵括按捺不住心里的振奋,高喊一声:“拿酒来!本大将军要与冯公在中军大帐,与诸裨将校尉畅饮一番,预祝成功。”一干小校进出繁忙,不一会儿酒肉摆好,一干中军的校尉裨将都来凑热闹。赵括举起斟满酒的金樽道:“各位将军尉校,此金樽是吾王钦赐,预祝长平大战告捷。今日本大将军持此金樽遥向吾王奏捷,吾王圣明,相国神谋,现我四十余万大军,已在上党两翼打开,将秦军主力围住在了太岳山下,不日定将其悉数消除。王龁既死,白起唾手可擒­——也!”众军吏一同举樽,齐声喝彩:“大将军英明!赵军威风!吾王圣明!”赵括一扬脖子,将金樽中的酒一饮而尽。众尉校也都举樽仰脖,“咕嘟嘟”一口酒还没咽下,忽然一个小校一头撞进来,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吞吞吐吐地道:“大将军,大事不好!”

分类: news